绿帽社发布页亚洲日韩

国产自拍日韩精品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    这天傍晚,铁子妈牵上驴去河边驮水。夕阳已经落下山坡,河边一片寂静。铁子妈下到河边,卸下水桶,开始舀水。她正低着头舀水的时候,突然,身旁的灰驴呜哇呜哇叫起来。接着,河对岸也传出了驴叫声。跟这边的驴一唱一和,一声长一声短,透着一股急切和热烈。铁子妈楞住了。抬头看,原来河对岸也来了一位牵驴驮水的人,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好像是是修水渠的民工。

小河床只有四五十米宽,两头驴就那么隔着河对着。猛然,铁子妈的灰驴向河南岸冲过去,拦也拦不住,浅浅的河水,溅起一路水花,辟里啪啦的。之间对岸的那头小黑驴,也挣脱开主人的拖拽,向这边冲过来,连背上的水桶都没来得及卸下,滴噜光当的,大有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感觉。

两头驴在小河中央会师了。先是相互用鼻子触一触,嗅一嗅,咬咬脖子,灰驴又转到黑绿的屁股后头闻一闻,而后仰起脖子冲太阳掀掀鼻嘴露露牙,又大叫了一声,口吐着白沫。

铁子妈脱了鞋,趟水到河里,想把自己家的驴拉回来。可她走到一半,走不动了,她不好意思了。因为她家的灰驴,后腿间突然放出了长长黑黑的生殖器,来回晃动着,瞬间又踩上了那头黑驴的后臀上。那头黑驴也顺从的配合着,拱着腰,撅着屁股,嘴巴还一张一合的。就这样,这一对性急如渴的畜生,挡着主人的面,不管不顾的做上好事了。

铁子妈的脸「刷」地红了。红的如夏日的牡丹,秋日的枫叶,红到耳根,红到心跳。她站在那里,定定的站在那里,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闪避着眼镜,挽起的裤腿也掉进河水里。这时,河对岸的小伙子从惊愕中甦醒,骤然爆发出大笑,前仰后合,接着又嘎然而止。显然,他看到灰驴主人的窘样,有了节制。

尽管场面尴尬,但两头驴的主人谁也没想去打扰尽兴的牲口。一时间,周围变得安静,没有任何声响,似乎周围都宽容的等候它们办完驴事。

驴办事,还很长。后来小伙子牵走驴时说,是借来的,没想到来这么一手,真是不好意思。铁子妈则抿着嘴,数落自家的驴,真丢人哦,你今天可真丢人呢。那头驴晃着脑袋,似是心满意足,还频频回头,向着那头黑驴哼叫,显得意犹未尽。

铁子妈这才瞟了一眼那个小伙子,居然戴着眼镜,高高瘦瘦的,很文气,年纪也就二十四五岁,乍一看不像个民工。铁子妈对他有了些好感,刚才他的举止也不孟浪有节制,都怪自家的灰驴太猛了。

阿姐,你是这村的?

嗯。是啊。(看精彩国产自拍日韩精品上《国产自拍日韩精品网》:https://)

你家没有压水井吗,怎么驮水啊。

坏了,孩子他爹没得早,没人修。铁子妈心里开始有些难过。

工地上工具挺齐全的,我帮你看看吧。小伙子说。

你会修井?铁子妈脸上顿时绽出笑容。

在老家,早先做过修井的活,就不知道你家的压水井跟俺们那的一样不一样。

你真是个好心人,我给你付工钱。

大姐你这是骂我一样嘛,这点小事,受什么钱呢!你先回去吧,我去拿工具,一会去你家。

铁子妈回到家后,泡了一壶茶,便等着那小伙子来修井。天基本都黑了,铁子妈刚拴好院门,有人就铛铛的敲起门来。她拿着手电筒,打开门,果然是那小伙子,骑着驴来的,还背着工具包。也许怕再出尴尬事,他把驴栓在了大门外。

铁子妈把小伙子引到院子里。小伙子要了一把铁锹,要挖开压水井。先是围绕井桿往下挖了两米深,便摸到了井桿的末端,然后卸下那节管子,开始熟练的擦洗,拆下坏了的旧塞子,换上个新的,然后重新下到坑里,安装上。活儿就这么起了,埋上土压夯实了,一试水,水就哗哗的冒出来了。

出水啦,太好啦,出水啦!铁子妈的眼睛湿润了,握着小伙子的手,一个劲的说谢,又是递烟,又是倒茶的。太谢谢大兄弟了,为这井的事愁死俺了,每天去河边驮水,烦人不说,一入冬封了河,吃水就困难了。

小伙子看铁子妈这么高兴,也感到由衷的欣慰。家里没了男人,大姐的日子过的不容易呢,大哥是怎么没的?

嗨,两年前去城里打工,包工头欠他们钱,他跟人家就动手了,不明不白叫人给打死了,唉,俺命不好啊,幸亏还有个儿子……说着,铁子妈的眼圈红了。

小伙子听后直摇头,不知道如何安慰这位好心的大姐。吭哧半天说了一句,大姐这么年轻,这么漂亮,早嫁人早安稳,日子也好过了……

铁子妈明白他的意思,叹口气说,孩子他爸活着的时候对俺很好,俺们是中学同学,眼下俺不想嫁人,不想给孩子找个后爹,再苦的日子俺也得熬。她的脸变得坚毅。

小伙子没再说什么,起身牵上驴走了。

章节目录